粉条子

连禹_M家专用小号:

【盾铁】约会

 

P1-P2正片,P3授权


 

俗话说:“一对爱情鸟的身边总有一只单身蛛”(胡说八道

 

小虫:我™到底造了什么孽才摊上这对白痴!!!



 

混着混着竟然就400粉了耶...

感谢诸位的抬爱

有点不真实

我这种文写不好,翻译还是五毛钱的咸鱼竟然也有这么多人喜欢……

真的是那句:

“翻生,翻生,咸鱼都会翻生!”

 

咳咳咳...

 

鉴于300粉的债都还没还完,所以400就不开了(噫

我们500再见!

(๑•̀ㅂ•́)و✧


目录点我






 

——————

 

STAFF

 

原作者:@yatta184

翻译:连禹

顾问(对我一个咸鱼翻译都有顾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莫妮卡•星月  @盒子里有个包子 



感谢各位。

连禹_M家专用小号:

P1正片,P2授权


要去旅行啦,但是史总好像不太想收拾行李……


铁:收拾行李这种事情太麻烦了啦

盾:嗯?

铁:……收拾就收拾,哼


小不情愿的史总最后想讨要奖励,盾大概是一脸“自己的媳妇跪着也要继续宠”地放弃治疗了 ┓( ´∀` )┏


为了响应RPS两位聚聚的发糖行动,所以最近更新也会不断(耶!


甜到要死啊!!!!!!


真·官逼同死!




————


原作者:@tumbling-kyrill

翻译:连禹




最后悄咪咪地宣个群——

669302543

盾铁同好茶话会

群里只限only,对家勿入。

杂食也可以进,但是讨论的时候不能涉及盾or铁和其他人的CP。

谢谢。

【盾铁】无火之灰(01)(冰火AU)

寒衣-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坑了的坑,冰火AU然而目前还有很多没想好。




涉及的CP有盾铁,冬寡(很久之后才会出现),贱虫(更久之后才会出现),锤基(这个出现的会早点),EC(可能还没讲到就坑了)。




因为是冰火AU所以大概会很沉重(没关系,写着写着逗比的本体就出现了)




不,我没有坑了包办婚姻,下次更新就是包办婚姻。






  Steve Rogers




  “等我们灭了那群天杀的没长毛的德国佬,我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我的婆娘大干三天三夜。”Jake Scully哑着他的公鸭嗓子在那里大声的嚷嚷着,任谁都能在离着三米远的地方认出来他。




  那些泥头土脸的士兵们在这漫长的远征之中找到了乐趣,有个人抹了一把脸,躲在人群里面:“Scully!你别他妈的做梦了,哪个疯婆娘肯嫁给你啊?”




  笑声在士兵之间爆裂开来,Jake Scully猛地朝着人群的方向吐了口口水,快被泥浆滚成硬块的袖口被他粗鲁的撸了两下,在他的胳膊中间堪堪停了下来,“操!老子难道没和你们说过我干过的那个漂亮英国小妞么?!”




  他故作潇洒的向后耙了一把头发,结果却纷纷扬扬的掉下来足有半斤的土,这下更乐得那些看热闹的士兵们东倒西歪,他们聚拢在一起歪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听着Jake Scully那明显就是瞎编的吹牛艳情,放肆的大笑起来。




  待到Jake Scully绘声绘色地讲完了他和意大利美艳女特务的活生色香的艳情段子之后,他拍拍屁股在起哄和口哨中粗鲁地坐到地上,抓起面前的面包,咬了一大口,奋力的嚼了两下,鼓起腮帮子,“他娘的,老子家里的石头都比这个软!”




  他嘟囔着,却还是拧着眉头将那一大块面包费力的吞了下去,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那个金发大个,“所以,你想干什么,Rogers?”




  Steve Rogers没想到会被突然点名,他正在和手里没味的肉汤搏斗,鬼知道这一大锅汤里面到底用了多小的一块肉,“我?”




  “对,战争之后你想去干点啥?”Jake Scully又撕了一块面包下来,他浑浊的棕色眼睛盯着Steve,里面希冀的光芒编织成了硕大的网,将Steve Rogers这个大个子整个包裹起来。




  这是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谈论的必修课,Steve已经从听过Scully那里听过了十几版不同的答案,无外乎不过是些酒池肉林,温香软玉,高床软枕,但是这是Scully第一次指名道姓地问他这个问题。




  Steve没作声,刚才Scully带出来的欢快气被夜晚的寒风轻描淡写地吹散,远处喧闹的人群渐渐地重归寂静。




  这是他们小队被困在这里的第五天,食物已经捉襟见肘,死神的脚步缓慢却坚定,每一步都带走他们一个兄弟。




  “等战争之后,我要回家。”Scully哑着嗓子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难题,缺水让他的嗓子难听得像是锯子拉过木头,摩擦挤压出来让人压抑的痛吟,他没有加上平时用惯了离奇故事,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安静的抱着胳膊缩在一旁,挤成巨大的虫茧形状。




  Steve捕捉到Scully深陷的眼眶里面滚出一点晶莹,在他乌黑的脸上洗出一道白印子,格外刺眼。




  战争之后去做什么?




  这个问题对于Steve Rogers来说,复杂的如同米诺陶诺斯的巨大迷宫,他站在迷宫的中央,手里拿着阿里阿德涅的线团,却发现迷宫的每一个角落都散乱着不可解的线头。




  当战争爆发的时候,他在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上交了自己的体检表格,加入了自己国家的军队,他像是骑士一般宣誓效忠于自己君王的领土,几乎疯癫而狂热的踏上了远征的道路,然而却发现别人都有着牵挂的家人,留恋的故土,心念的爱恋,只有他一个拥有孑然一身的孤独。




  他的父亲早已去世多年,母亲在独自抚养他和弟弟长大之后也缠绵病床,撒手人寰,弟弟已经是不需要他的牵肠挂肚的年纪,他竟然一时间找不到回去的理由。




  夜风习习,沁凉入骨,Steve抓起胸襟的衣料,那是他的习惯动作,隔着粗糙的衣料,他能感受到下面绿宝石吊坠的形状,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纪念。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




  他希望他可以找到答案,然而直到那些德国人将他们团团围住,那些漆黑整齐的枪口正对着他们小队每一个人的脑袋,无声的裂开嘲弄的嘴脸,他也到底没能,找出答案。








  Tony Stark




  Tony从来没有喜欢过鱼梁木。




  尽管他在这颗树下祈祷庇佑,立下誓言,尽管他最满意的那张弓便是鱼梁木为骨,尽管他被教导那是他们北方贵族的信仰。




  他依然从来没有喜欢过鱼梁木。


  


  他不喜欢那灰败如骨的躯干,亦不喜欢那鲜红如血的枝叶,那些雕刻下的古老的面庞眉头颦蹙的用悲悯的目光远眺大地,泣血无声,让人压抑苦痛。


  


  但是他却依然不能否认,每每独自一人在鱼梁木下的时候,他会觉得放松些许,那大概是旧神对于他们这些没有抛弃他们的北方民族最后的恩赐。


  


  他近日来鱼梁木的次数比往日多了一些,这让知晓这件事情的封臣们略有担心,幸好还有临冬城的学士为了这位让人放心不下的城主挡下了那些流言蜚语。


  


  而Tony说不出为什么最近总会造访这里,最近他并没有什么烦心忧虑,可是他依然执拗的想要在夜晚的时候来这里停留片刻,仅仅是站在这里发呆,就足够给他心灵平复。


  


  但是,今晚的森林有些不同,树林缄默的散发出危险的信息,让Tony几乎第一时间知道有东西扰乱了哪里的宁静祥和,他抽出了腰间的佩剑,瓦雷利亚钢的光芒反射出凌冽的月光,在昏暗的森林里面为Tony照亮了些许前路,他期盼在那里的不会是狼群或者是棕熊之类的动物,旧神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好的剑士。


  


  Tony尽量轻柔的踏下每一步,积雪在他的靴子下面发出薄弱的呻吟,然后又重归于静寂,他绕开了并不茂密的草丛,来到了鱼梁木的不远处。


  


  旧神在上,这个世界总是能给他比他想象中更多的惊喜。


  


  “所以您就将他带回来了?”金发的青年站的笔直,他将罂粟花奶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恕我直言,your grace,我恐怕您的做法并不明智。”


  


  “我什么时候做过让你觉得明智过的事情。”Tony满不在乎的一挥手,他大张着双腿,毫无形象的坐在离床不远的椅子上,目光追随着床上的那位陌生人,“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青年看了看那人的脸色,脖颈上的锁链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几声脆响,“很快。”


  


  Tony点了点头,继续打量着那人。


  


  当Steve醒来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厚重的深灰色顶棚,昏暗的蜡烛摇曳的为其染上了昏黄的色彩,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蜡烛这种东西了。


  


  不远处的火炉时不时发出木柴的枇杷作响,他身上的几层被子厚实沉重,最上层的皮毛柔软顺滑,一看就价格不菲,他的呼吸一瞬间窒住,他应该死在那群德国兵的枪下,然而现在他却在温暖的内室,躺在并不算柔软的木头床上,身上盖着毛皮毯子。


  


  “你醒了。”


  


  Steve将目光转过去,看到一个男人在他的床边看着他,他的打扮看上去复古的有些可笑,鸦黑色的皮毛围绕着他的脖子转了一圈,身后的披风垂在椅子之后,而披风之下的衣服是皮制的,整个打扮都朴素却又暖和,从这个角度,Steve可以看到那人挂在腰上的,巨大的长剑,剑鞘上面点缀着狼头图案,龇牙咧嘴的仿佛要将所有的敌人撕咬破坏。


  


  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时代剧里面出来的人。


  


  那人留着小胡子,看上去是精心修饰过得,很符合他的脸型,让他看上去成熟了几岁。


  


  “你是谁,外来者。”


  


  Steve有些踌躇,但是他还是如实的开了口,嗓子里面并没有昏迷刚醒来的干涩,他才可能是他床头上那一小瓶液体起了作用,“Steve Rogers。”


  


  “Rogers?”小胡子重复了一句,然后抬起头,目光越过Steve看向了另一个人,“有叫Rogers的家族么?”


  


  Steve这才发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那人站在他床边的不远处,身上穿着一件套头长袍,脖子上面的锁链长而醒目,反射出几种不同的光辉:“据我所知,并没有。”


  


  “你看起来像是有一个体面的身份,Rogers,那么你可是效忠于哪个家族?”


  


  这莫名其妙的对话让Steve有些发冷,他也说不清是这个房间的炉火不够旺盛还是因为心中的不安,他抿了抿嘴唇,他紧张的之后就爱这么做,“我……并不懂这个。”


  


  “那你总该知道,这是什么。”小胡子青年的右手在椅子后面摸索了一下,Steve看着他举着自己的M1加兰德,枪口正对着那人自己的脑袋,他下意识地挣扎起来,“不,你不能这么拿着。”


  


  他奋力的坐了起来,这让在房间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小胡子青年猛地跳了起来,右手摁在了腰间的剑柄上面,步枪扔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等一下,我只是想说,那样很危险。”Steve吞了口口水,下意识的将双手举了起来,然后才醒悟过来对方大概并不懂这个肢体动作的意思,所以只能悻悻地又放下手,“我并没有任何的恶意。”


  


  “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Steve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不想刚捡回一条命就死在一个穿着不知道什么古怪衣服的人的剑下。


  


  那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小胡子青年盯着Steve,让他觉得自己快要被那目光刺穿,而最终还是在房间里面的另一个人代替那个小胡子青年回答了他的问题:


  


  “这里是临冬城。”


  


  “在你面前的是Anthony of the House Stark,临冬城之主,北境之王。”



连禹_M家专用小号:

封面防HX

@猫爪子小正直 谢谢太太给授权~笔芯!太太画的SF也是草鸡草鸡草鸡棒!(重说三)]


另一篇SF

大盾你坏坏哦

被调戏到没辙的托尼..... 

好可爱, 想日 (被迎面一盾砸死





——————


STAFF


原作者: @yatta184

翻译: 连禹





目录点我


0yongyong0:

Tony其实是被肚肚分心了,可是队长没察觉出来。一起来吸猫吧!!!

【盾铁】寄居蟹(二十三)

Mistletoe: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二十二






31


“托尼,你好了没?”史蒂夫站在客厅冲着里屋张望。


 


“快好了,等我换件衣服。”里面传来回应声。


 


“快点,要迟到了。”史蒂夫催促着。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好。”


 


又过了十分钟托尼才从卧室里走出来。史蒂夫一瞧见他的穿着打扮,扑哧一声就笑了。“你换了半天衣服,就为了穿成这样啊?”


 


“不好看吗?”托尼穿了一件橘色的卫衣,胸前有个彩色的卡通图案,松松垮垮的牛仔裤配一双球鞋,完全年轻化的打扮。


 


“嗯……好看。”


 


“闭嘴吧,你根本就不会撒谎。”托尼的脸立马垮了。


 


“真的,”史蒂夫走过去捏捏托尼的下巴,“你穿什么都好看,我只是一时不适应这种风格而已。”


 


托尼的眼睛斜着看向一边,小声嘀咕:“我还不是为了和你站一起更搭一点……”


 


史蒂夫看看自己,再看看托尼,恍然大悟。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呢?这是他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紧接着心里又甜又酸。手指从下巴移到脸颊上轻轻摩挲,凑过去在托尼的唇边轻啄一下,“你不需要为了我而刻意改变你自己,我喜欢的就是你原本的样子。”


 


托尼的眼眸闪亮一下,说着就往屋里走,“那我再换回来。”


 


“别别别,”史蒂夫赶忙挽住他的胳膊把人带进怀里,“这样也很好看,很有新鲜感,我们出门吧,罗迪该等久了。”


 


“就让他等着吧。”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托尼还是立刻跟着史蒂夫出了门。


 


 


之后,他们和罗迪碰了面。托尼一下车,罗迪就盯着他上上下下地来回看,最后露出个嫌弃的表情,托尼扬着下巴,骄傲地翻了个白眼以作回应。


 


“你真的就叫她猫?”罗迪递来那只黑猫,“汉娜怎么都不相信,她认为猫必须要有一个可爱的名字,所以就自己给她取了一个,叫——”


 


“行了,”托尼把猫接过来,放在臂弯里挠挠下巴,“她高兴就行,但我还是要叫‘猫’。”


 


“这段时间麻烦你照顾她了。”史蒂夫插进话题。


 


“客气了。”罗迪摆摆手,瞧了眼史蒂夫手里的单拐,关心地问道:“腿怎么样了?”


 


“医生说我恢复得很快,下周再去做一次定期复查,情况良好的话就可以扔掉拐杖了。”史蒂夫轻快地说着。


 


“那就好,年轻人不能活蹦乱跳肯定憋坏了吧?”


 


“是啊,我已经快两个月没有晨跑了。”他苦着一张脸。


 


“就想晨跑了?还早着呢。”托尼这时候说道,“就算不用拄拐杖了也只是能好好走路了而已,你还想马上就去跑步啊?”


 


史蒂夫抱住托尼的肩膀讨好地摇摇晃晃,“我知道,我会老老实实的。”


 


原本凶巴巴的脸上勾起一丝笑容,“别晃了,去车上把猫包拿来。”男孩应了一声走开了。托尼一抬眼就对上罗迪别有深意的眼神,他问:“这样看着我干嘛?”


 


“我看你最近过得挺滋润啊?”


 


“还行吧。”托尼眉梢带笑。


 


罗迪龇出一口白牙,意有所指,“还吃得消吗?”


 


托尼即刻就领会了对方的意思,笑呵呵地抬手推了人肩膀一掌,“去你的。”


 


这边史蒂夫拿着个猫包过来了,托尼把黑猫放进去,对罗迪说道:“先走了,我见她没掉肉,看来在你家吃得还不错,谢啦。”


 


“别废话了,赶紧拿着你的猫走人吧。”罗迪挥手赶人了。


 


托尼得意洋洋地给了个飞吻,拎着猫包坐进车里。史蒂夫把猫包拿过来放在自己腿上,手指在透明盖子上戳着逗弄猫,问着身边人:“我们现在回家吗?”


 


“家里的猫粮没了,得去买点儿。”托尼说着将车发动,离开了罗迪家。


 


“家里的冰箱也快空了,我们去超市逛逛吧。”


 


“好。”


 


托尼不忍心把猫咪留在猫包里关太久,于是在进超市前把她放了出来,抱在怀里走进店内。史蒂夫行走不便,购物车自然也不能让他来推了。托尼单手抱着猫咪,另一手推着购物车,衣着亮丽,牛仔裤把他的臀部包得紧翘,走路的时候屁股一颠一颠的,那模样真是无与伦比的惹人爱。史蒂夫看几眼就笑得更开些,最后嘴巴咧到了耳根。托尼狐疑地看过去,也懒得多问,省得再听到几句肉麻话。他们先去了宠物用品区。托尼拿了两袋猫粮,每种口味的猫罐头都拿了好几个,他拍拍猫咪的头说:“这只猫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挑食,不管是鸡肉还是金枪鱼都爱吃。”


 


“你老给她吃罐头,她就会不怎么吃猫粮了。”史蒂夫说道。


 


“那就每天只给她吃一个。”


 


“那也很多了,巴基家的猫一天都吃不完一个罐头,猫的胃口很小的。”


 


托尼把手里的猫举起来看了看,“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这么肥的原因了是吗?”


 


“喵——”黑猫拉长个身体悬在半空中,细声细气叫了一声。


 


“你看,她自己承认她肥了。”托尼指着猫说。


 


“你别欺负她,她才听不懂你是在说她肥。”史蒂夫伸手把猫咪抢了过来,裹在怀里。


 


托尼撇了下嘴巴,推着购物车往前走,“还有猫砂要买,猫抓板也要换了,这个逗猫棒看着不错,买回去让她多运动一下减减肥。”他一边碎碎念,一边往购物车里扔着商品,车内空间骤减。


 


“好了,这边买的差不多了,我们去生鲜区买点吃的,晚饭还没着落呢。”史蒂夫拉着人往前走。


 


“晚上不出去吃吗?”


 


“今天带着猫,不太方便,还是回家吃吧。”


 


“也对。”


 


“想吃什么?”史蒂夫拉着人停在一片蔬菜区,问道。


 


“呃,买菜的事你别问我,你看着来吧,我看着每棵菜都长一样。”托尼不感兴趣地摇摇头。


 


史蒂夫无奈地笑笑,“我不是让你买菜,我是问你想吃什么样的菜式啊,这样我就好买食材来准备。”


 


“嗯……意面吧。”


 


史蒂夫走去货架拿了一包意面,“什么口味的?”


 


“我不想吃意式肉酱的。”


 


“那就奶油蘑菇鸡肉意面?”


 


托尼想了想,摇摇头。


 


“鲜虾培根的?”


 


托尼继续摇头,“昨天才吃了炸虾的。”


 


“那……罗勒蛤蜊意面?”史蒂夫为难地抓抓头顶。


 


“好吃吗?我没吃过这个口味。”


 


“我在菜谱上看过这个,但也没试过。”


 


“你还买了菜谱?”托尼像条小猎犬一样,嗅到了好玩的东西。


 


史蒂夫眼神闪躲一下,“嗯,买了挺久了。”


 


“我就说你一个高中生怎么这么会做菜!”托尼拍手一笑。


 


“最开始比较难的菜式会先在家练习一下,不过我后来发现自己在这方面挺有天赋的。”


 


“那是因为你认真,像你这样的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很好。”他翘起一边嘴角,眼珠子转了转,问道:“什么时候买的?”


 


史蒂夫一声不吭闷着脑袋往前冲。托尼追在身后拽住他胳膊,“怎么不说啊?害羞了?”


 


史蒂夫扫他一眼,努着嘴说:“你明知道的,还非要问。”


 


“我就要问,你快回答我。”托尼一脸笑嘻嘻的。


 


史蒂夫叹了口气,把猫塞回对方怀里,自己推着车往前走了,“第一次给你做完饭那天就买了。”


 


托尼在原地笑了好一阵子才跟上去,用猫爪子挠史蒂夫的背,“你现在怎么不红耳朵了?不好玩。”


 


“因为我更成熟了。”史蒂夫回过头来龇牙咧嘴一下,做了个凶狠的模样。


 


“你以为你是狼狗啊,还龇牙,蠢透了。”托尼撞一下身边的肩膀。


 


史蒂夫不服气地说:“你说我蠢?”


 


“就说你蠢,怎么样?”托尼挑起单边眉毛,眼睛一眯。


 


史蒂夫默不作声地盯着托尼望了一会儿,然后倾身将脸凑过去,故意把嗓音压得很低:“我不仅人成熟,某些方面也很成熟,你不是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托尼嘴硬,想要装傻。


 


史蒂夫不急不恼,目光落在托尼翕合的唇瓣上,一点点向下滑去,经过凸起的喉结,扫过胸口、腹部,低笑着说:“我的第一次可是给你了,你难道想赖账?”说完他对着托尼的耳窝轻轻吹了一口气。


 


托尼愣在当场,他的肤色比史蒂夫深,却也能看得出耳根渐渐泛出的粉色。史蒂夫得逞了,但也不敢太得意忘形,憋着笑伸手搂住托尼的腰,带着人迈动步子,说:“走了,我们去看看新鲜蛤蜊。”托尼梗着脖子,嘴巴张了张又紧闭,一路挂着两个红耳朵乖乖地被史蒂夫推着走。


 


 


夜里,他们一起吃了晚餐,史蒂夫的新菜得到了托尼的好评,并有空盘作为有力的作证。过后,他们享受了几个钟头的独处时间。托尼进了工作间,史蒂夫去书房看书。


 


临近十一点了,史蒂夫伸伸懒腰,合上书本,晃到了工作间门口。他敲敲门,打开一条门缝,冲里面喊道:“该睡觉了。”


 


托尼头也不回地答道:“好的。”


 


史蒂夫不放心地说:“等我洗完澡回来要看到你在床上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托尼摆摆手应着。史蒂夫这才点点头转身走了。


 


 


等洗完澡,史蒂夫特意去门口瞧了一眼,工作间的灯已经黑了。他走去厨房喝了杯水,正打算关掉大厅的灯,发现猫屋空着,环视一圈也没看到猫咪的影子。他纳闷着从客厅绕到走廊,尽头就是托尼的卧室,灯光从虚掩着的门里透出来。


 


史蒂夫叩了两下门,随即推门进去,“托尼,你看见猫了吗?她不在窝里,我到处找不见——哦……她在这里。”他说到一半就看见那只猫正舒舒服服地蜷在托尼的肚子上,睁着一双黄绿眼睛,有人进来她就喵了一声,像在打招呼。而托尼半躺在床头,戴着一副透明眼镜,卷发蓬松,在低头看着一本书,一只手在缓慢地顺着猫背上的皮毛。


 


灯光暧昧缱绻,托尼迷人而慵懒,这就是史蒂夫所看到的画面了。


 


“哦,最近天凉了,她都是跟我睡的。”托尼向上推推镜框,大大的眼睛透过镜片看人一眼。


 


“啧,”史蒂夫不假思索地说出口:“我都没每天跟你睡呢。”


 


托尼噗嗤一笑,放下书,“你不是吧?跟一只猫较劲?”


 


史蒂夫抱着手臂靠在门框,“很明显她的待遇比我好啊。”


 


“那你要怎么办?”


 


“我也要睡你身上,然后你摸我的头发。”史蒂夫正儿八经地说。


 


“你认真的?”


 


“认真的。”


 


托尼笑得身子乱颤,猫咪不满地叫了一声,起身跳开了。他拍拍身上的空位,说:“正好,她走了,你来。”


 


史蒂夫丝毫不觉得害臊,爬上床在托尼的腹部躺下,还舒服地发出一声感叹,接着指指自己的脑袋,闭上眼,“快摸。”


 


托尼哭笑不得,手指插进金发里细细摩挲着,刚洗过的头发还半湿着,一拨弄鼻间嗅到的满是发香。“满意了?”


 


“嗯。”史蒂夫牵起嘴角睁开眼,一入眼就是托尼好看的翘下巴和俏皮的鼻尖。托尼的肚皮厚实柔软,身上的真丝睡衣质地顺滑,史蒂夫把脸在托尼的胸腹上蹭了蹭,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托尼,“嘿。”


 


托尼低下头,“干嘛?”


 


史蒂夫一偏头,用牙齿叼了一下托尼的衣服,弯起眼睛乖乖巧巧地说:“我又想要你了。”


 


“……你‘又’的次数有点多啊。”托尼往后缩了一下脖子。


 


“多吗?”史蒂夫眨巴两下眼。


 


“多。”


 


“嗯……这不怪我。”史蒂夫笑起来露出白牙,“是因为对着你我才这样的。”


 


换作旁人这么说,托尼只会觉得那人是花言巧语油嘴滑舌,但他知道史蒂夫这人没什么花花肠子,他说想要你,是真的想要你,他说是因为对着你才这样,就是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你。


 


托尼沉默了几秒,然后伸长手把灯光调暗,摘下脸上的眼镜,俯视着身上的人,“以后你跟我睡。”


 


史蒂夫翻身坐起来,手指勾住了托尼腰间的睡袍系带,轻轻一扯,丝滑的衣带就松散开来,衣襟向两边滑落,袒露出里面小麦色的胸腹。他将手覆盖上去,抚摸着温暖的皮肤,“待遇提升了?”


 


托尼闭上眼睛,放低身子在枕头上躺平,感受着指腹掌心在自己胸口缓慢摩挲,“你是我男朋友,当然要确保你的最高地位。”


 


史蒂夫甜甜笑着,低头含住托尼的唇,“我会好好回报你的。”


 


托尼轻轻一笑抱住了史蒂夫,手滑进衣服里抚摸着年轻的身体,“说到做到啊。”


 


“当然。”史蒂夫的吻顺着托尼的身体向下滑去,最后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


 


猫咪在地毯上坐了坐,喵喵叫了几声也没人理它,于是知趣地踱步出门了。只留下房间里的两个人慢慢将身体交缠在一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