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条子

【盾铁盾】The Crow, the Owl and the Dove 乌鸦猫头鹰与鸽子(第12章)

micaryn:

旧文补档。哨向长篇,有互攻。点击“乌鸦猫头鹰鸽子”Tag可阅读前文。






第十二章





“我们早就谈过这个,队长”,Nick Fury表情凝重,他的手指敲击着桌面,“这事关你的身体状况。两个月,不能更久,我已经在客观条件允许范围内给了你最大限度的自主。如果你没有中意的向导,神盾局会给你匹配一位。”


“我有”,Steve礼貌而坚决地回答,“中意的向导。”


“是那个身份不明的‘鸽子主人’?”


Steve不作声。


“还是Tony Stark?”


Steve继续沉默不语。


“算了,当我没问”,Fury深吸一口气。他很清楚如果美国队长不想开口,没人能从他嘴里掏出半句话。何况事关自己向导的时候,哨兵们总是格外谨慎。“但是适配度检测不能省略,你总得带着人来一趟……人呢?”


“暂时不方便过来。”


“你的感官水平仍在持续上升,这不仅有可能影响到任务,更威胁到你自身的健康”,神盾局长的眉毛拧成一团,“而你告诉我,你中意的向导‘暂时不方便过来’?你和这位向导之间,是你……单方面的吗?”



“这不会影响任务”,Steve直视对方的眼睛作出承诺,随后有些局促地垂眸盯着自己的手指,“我们……我们不是单方面的。他也……中意我。”




所以,还是个“他”。Fury盯着对方脸上疑似红晕的东西,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




“那么倘若他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就不可能对此放任不管……你根本没告诉过他”,Fury说出自己的推测,但没给Steve承认或反驳的机会,“他有权知情,队长,跟他谈谈。最迟三天之内,让他想方设法过来一趟。”









但Steve没来得及跟Tony谈谈。



或许是为了证明Fury所言非虚,Steve刚回到复仇者大厦就感受到一阵撕扯般的剧痛。冰冷的痛感如同某种的爬行动物,光滑、柔软、无孔不入。它沿着神经游走,仿佛在寻找什么。它流经Steve的腹腔,Steve的胃部一通痉挛;它席卷Steve的胸腔,令Steve呼吸困难……然后它触碰到了那个精神链接。




Steve和Tony的精神链接。




“不!”,Steve咬牙嘶吼,挣扎着挪到沙发上掏出手机。Tony……Tony一定也感觉到了,因为他立即顺着链接送来一波安抚。他们相距太远了,那对于止痛并没有多大作用。但链接还在正常工作,他的向导就在另一头照看着他——这一认知让Steve的恐慌情绪逐渐平复下来。




“Rogers队长”,Jarvis关切的声音从天花板响起,“Sir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他通过装甲发送了通话请求——”



“接通”,Steve说。他现在迫切需要听到对方的声音。


“Steve!”,Tony的声音难掩焦急,“刚才发生了什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单是这样听着对方说话,Steve就感觉好多了。他的心率开始稳定,视线也不再模糊。老天,他们本该更频繁地打电话的。整整一个月。经此一事,他恐怕再也不会放任Tony离开自己这么久。“我没事”,他轻声回答,“就是……想你。”




线路那头顿了两秒,仿佛没有料到如此直白的答案。 “我也,呃”,他的向导结结巴巴地说,“我也想你。就……再坚持一下,哪儿也别去,Steve,我马上就回来了。”




Steve当然乐意答应他。Tony就要回来了,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此刻不管他说什么,Steve都乐意答应他。但未及开口,他的手机便突兀地振动起来,是Fury的简讯。Steve扫了一眼……真该死。“……抱歉,Tony”,他一边道歉一边匆匆换上制服、佩好盾牌,“紧急任务,晚点再聊。”




“Steve!你疯了吗?”,Tony怒不可遏,“Thor、Natasha,随便谁去都行——你他妈不许去!”




“我必须去”,Steve痛恨拒绝他向导的要求,但责任高于一切,他别无选择,“我能保护好自己……我保证。”他挂断通话,Tony气急败坏的咒骂戛然而止。








复仇者们搭乘昆式飞机赶往华盛顿特区,Jarvis控制着金红色的钢铁侠盔甲飞在舷窗外不远处。




Steve不曾把Tony离开的消息告诉任何人,“钢铁侠”也如往常一般圆满地完成了每次的战斗任务。但Steve不确定队友们,尤其是黑寡妇,是否留意到了任何异样——毕竟人工智能不像他的创造者那样热衷于用不合时宜的玩笑和调情给枯燥的任务加料。




想到这个……想到早在他得知钢铁侠的真实身份之前,盔甲里头的人多少次出言调侃他,Steve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丝热辣。他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回机舱内的显示屏。他们这次面对的状况相当诡异,此刻正值夏末,而他们脚下的首都却降下大雪、一派白茫茫的冰封景象。




“魔法?”他扭头向雷神求证。




“Loki”,Thor神情复杂地点点头,“纽约一役之后,父神对他严加看管,但他仍旧设法逃脱了。就我所知,他去了一趟约顿海姆,而且……”,大个子北欧神朝舷窗外一挥手,“由此看来,他恐怕还拿到了远古冬棺。”




Steve不知道这算是坏消息还是好消息。一方面,Loki的破坏力和创造性均不容小觑,他脑袋里盘算的那些不可理喻的计划比十个普通反派更加难测。另一方面,Loki和Thor这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二人是已结合的哨兵和向导——虽然没人指望一个结合能够对邪神有任何约束。倘若Loki只是为了给Thor制造麻烦而兴风作浪,或许他们能设法说服他停止折磨华盛顿特区的民众,把这些扭曲的情趣留到卧室里。




问题是,除了Loki自己,没人知道他们今天面对的是哪种情形。




片刻之后,Jarvis成功定位了暴风雪中心的位置。他们在林肯纪念堂找到了邪神。对方头戴金盔,手持权杖,裹着标志性的翠绿色披风,交叠修长双腿坐在美国最伟大总统的肩膀上。远古冰棺悬浮于身侧,向四周辐射着凛凛寒意与近乎狂暴的风雪。




“喔,原来是复仇者”,看到冲进来的几人,Loki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难怪我隔着老远就能闻见自以为是的哨兵气味。”




“Loki!”,Thor挥舞着锤子升到空中向他喊话,“关上匣子停止这个,与我一道返回阿斯加德!中庭人承受不了远古冬棺的力量——”




“啧啧,我亲爱的哥哥”,邪神用甜蜜而刻毒的语气吐出这个称呼,“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在乎蝼蚁的死活?”



“弟弟——”



“别”,Loki打断了他,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别用那个愚蠢的称呼叫我。” 他举起权杖,复仇者立即进入戒备姿势。但什么都没发生,除了Thor——金发的雷神扔下Mjolnir跪倒在地,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




Steve第一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Loki是Thor的结合向导,他能够肆意调整Thor的感官,自然可以让他过载。




“钢铁侠”率先冲向邪神,朝他接连射出几发掌心炮,紧接着是黑寡妇的蛰刺和鹰眼的爆破箭头。Loki毫发无伤,但当他分神施法加以阻挡时,旋转的星盾擦着他的头盔飞过,击碎了一根金光闪闪的角。这足够了——Thor从感官控制中挣脱出来,Clint立即用一枚特制箭头在雷神面前制造出一面屏蔽场,以防Loki故技重施。邪神的笑容消失了。




“现在你们真的惹恼我了”,Loki站起身来,缓缓降落在Steve面前,“尤其是你,‘美国队长’。”




他再次抬起手。










暖和——这是Steve恢复意识后的第一个感觉。不仅仅是皮肉表层,他从里到外都是温暖的。




尽管全身上下仍旧因Loki的精神攻击疼得像被坦克碾过,但并不那么难以忍受。仿佛风雪中飘摇无依的一叶扁舟,终于被系上了码头的锚桩。在心底深处,Steve知道——他到家了。



“我们……”,他挣扎着开口。


“我们赢了”,是钢铁侠的声音,但比平时缺少了一点……起伏,“Thor把Loki带回了阿斯加德。 ”



Steve缓缓睁开眼睛,眨了几下让视线聚焦:“我们是怎么……” 他右边是由Jarvis操控的钢铁侠盔甲,面甲上那双闪着无机质蓝光的眼睛扫描着他的状况。他左边……是另一架钢铁侠盔甲,更加简洁轻便的款式,同样的关切姿势。而他的胸口正中则落着一羽雪白的鸽子,正用谴责的目光盯着自己。




Steve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胸腔中蓬勃有力地跳动起来。他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




“有谁介意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Clint拉紧弓弦,“我们出发时随队带了一只铁罐,跟Loki打了一架之后就变成了两只——竟然还是不同款。”




没有哪个哨兵喜欢自己的向导被武器指着。Steve一轱辘爬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Clint的瞄准路径。“放下箭,鹰眼”,他命令道,“他不是敌人。”




“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判断,队长”,鹰眼辩解,“但你刚才被Loki击中了,说不定还在经历幻觉。不然的话,你倒说说他是谁?”




Steve扭头看着身后的人,但对方的面甲上读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他是我的向导”,他最终回答道。




Clint震惊地倒抽一口凉气,但还是迟疑着取下箭支收回背后的箭筒。Natasha倒是很镇静,仿佛早有预料。她抬起手腕,在内置的通讯器上快速地敲击了几下。




“呃……你的向导为什么会穿着钢铁侠的盔甲?”鹰眼沉默了一阵,终于还是耐不住好奇心再次发问。




一直在Steve身后没有挪动过位置的人站了起来。他打了个响指,旁边那具全副武装的金红色盔甲随之在众人面前自动解体,展露出空荡的驾驶舱。他垂下手臂,身上的这一具盔甲也随即解体、脱落,恢复成一个公文包的模样。




不再有秘密,也不再有隐瞒。Tony Stark向前走了两步,与他的哨兵并肩站立。



“因为我就是钢铁侠。”









当Nick Fury闻讯赶到,远远映入眼帘的就是拥吻的一幕。




美国队长的皮革手套被随意扔在地上,他的手指埋在Tony Stark的头发里,不容置疑地把小个子男人拉向自己。而神盾局的技术顾问对此没有丝毫不满,他半仰着头急切地回应,双手隔着紧身制服游走于对方的后背和臀部。



“局长”,Phil Coulson朝他微微欠身。



“局长”,Natasha点头示意。她和Clint显然不放心在这种时候走远,却又被里面那一对所散发的信息素弄得不胜其烦,于是便从纪念堂里溜出来和自己的向导待在一起透透风。



“局长”,Clint也眉飞色舞地打了个招呼,“你说他们会不会就这样在伟大的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见证下——”



Fury无视了他,拽拽眼罩的绑带,大步走进去。“队长”,他皮笑肉不笑,“……还有你,Stark。”




受到惊扰的超级哨兵立即本能地把向导护在身后。 “Fury”,Steve抑制着被打扰的不悦。




“很高兴你还认得我,队长。那么,如果我没猜错,你身后的那位就是你‘中意’的向导了?还记得我们早些时候是怎么说的吗?”



“适配度检测”,Steve如实回答,“但那需要两个人参与,而我不能代替Tony做决定。Tony?”


“谢了,大兵”,Tony懒洋洋地拍了怕Steve的手臂,咧开一个欠揍的微笑,然后转向神盾局长,“要我说的话,Fury,这不关你的事。而且考虑到上次我们之间的小小不愉快,我有权对神盾局的医疗水平持怀疑态度。”


“什么不愉快?”,Steve的声音紧巴巴的,“Tony,他把你怎么了?”



Fury翻了个白眼,感觉自己真是费力不讨好。“成熟点,Stark,没人想要针对你怎么样。只是队长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们不能冒险让他和不够匹配的向导尝试结合。所以,队长,如果你考虑清楚了——”



“等一下”,Tony皱着眉头打断了他,“‘比较特殊’是什么意思?”



“Fury局长”,Steve呻吟一声以手掩面,“稍后让我自己解释可以吗?我保证我们之间的适配度没问题——我们已经……Tony就是方案D的那个人,我们已经精神结合了。”




“你们他妈的一定是在逗我”,Fury绷着脸,明显觉得眼前这对欠他一个合理解释。




但Steve并不准备再和旁人浪费口舌,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回到他的向导身上。“Tony?”,他低声请求,“我们回去吧。”










“这是什么?”,看到公共楼层地板上捆成一摞的小号纸箱,Tony皱起眉头,“Jarvis?”




“欢迎回家,Sir”,Jarvis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那是补给。”



“最近有谁打算出任务吗?要补给做什——噢。”


Steve在他背后发出一声轻笑,他的手环在Tony腰间,下巴搁在他颈窝里。“谢了,Natasha”,他朝黑寡妇点头示意。


“东西都是Phil和我一起挑的”,红发的女特工轻快地说,“刷的是你的卡,Stark。”



Tony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你欠我一个人情,Stark”,Phil Coulson面无表情地说,“局长本来打算安排你们在42号监狱完成结合的,不巧的是,那里的系统刚才意外故障了,所有牢房的门都无法打开。”



“谢了,Phil”,Steve笑得灿烂,他单手拎起那摞纸箱,推搡着怀里的人一同往电梯间走去。




“队长,悠着点!”,被无视的Clint在他们背后酸溜溜地补充,“当心Stark的老腰。”




他收到的答复是Tony Stark的一根中指。










电梯门关闭的瞬间,Tony一把推开了重新吻上来的超级哨兵。 “在我们继续之前,Rogers”,他声调平板地说,“我想你有必要解释一下Fury提到的‘特殊情况’是什么。”




被拒绝的Steve发出一声懊恼呻吟。但这就是他的向导,坚持立场从不妥协,保护欲旺盛不逊于任何一名哨兵。而他确实有权知道。Steve望进Tony焦糖色的眼睛,把自己被神盾局的医疗团队下最后通牒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Tony,毫不意外地,火冒三丈。



“两个月”,他用食指戳着Steve的胸口,“而你从没想过告诉我?”


“我想要告诉你”,Steve的眼睛蓝得令人心碎,“但我不能,Tony,那样太卑鄙了——因为如果你知道了,多半会为了挽救队友的性命而罔顾自己的真实意愿和我结合。我想要你,但绝不是……绝不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



“你错了,大兵,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尚。”Tony停顿了几秒钟,扑上来吻住Steve。




对于向导的投怀送抱,Steve非常乐意照单全收。“去我那里还是你那里?”,超级哨兵在对方喘息着补充氧气时着迷地抚弄被自己蹂躏得红肿水润的嘴唇。




主动让出控制权从来都不是Tony的第一选择……但这是Steve,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都见鬼去吧。




“你那里”,Tony一边暗示性地轻咬对方无意中越界的拇指,一边按下了对应楼层的按钮,“你的领地,你的向导……一切都是你的。”




那一瞬间的感动令Steve险些潸然泪下。 “我的”,他把头埋在对方颈间用力吸了吸鼻子,低声呢喃,“我的。”






------------------------------


大家不要嫌弃局长,他只是解决问题的手段糙了一点。身兼家长、婚介所、婚检、民政登记等多项职能,不仅为队长和铁罐夫夫俩操碎了心,还被当事人当成驴肝肺XDDD


作者要去老挝出差一周,如无意外,下周末放送小黑屋





【盾铁】触不可及/Untouchable (15)

Mistletoe:

电影《Her》AU,一方普通人,没有钢铁侠,Tony Stark是神盾局顾问。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我是Steve Rogers。”


 


他缓慢开口,温和沉稳的嗓音在大楼里的各个地方响起来。他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好像在说的并不是什么紧急大事,不是过了十几分钟就会让几百万人掉脑袋的事。时间在他的睫毛下栖息,在他的战靴旁绕着打转。他在嘴唇翕动中,释放出让人心安的力量。他一边揭露着这世上深不见底的阴谋,戳破笼罩在人们头上的美好景象,让人见识到强权、暴力、独裁的恐怖,却又一边让人看到希望的曙光,即使那光芒微弱,遥在远方,但他会告诉所有人,我将身为先驱,引领众人前进。就像他一直在做的那样,永远站在黑暗的对立面。


 


“我知道我所求的东西很难,自由的代价是高昂的,一向如此。而我愿意付出这代价。如果我是唯一一个愿意这样做的人,那就这样吧。”


 


他在此短暂地停顿。


 


“但我相信——我不会是唯一的那一个。”


 


他关掉麦克风,身后的猎鹰问他:“你提前写好了稿子?还是说那全是你的临场发挥?”


 


Steve笑笑。他的信仰早已根植在他心中长达七十几年,或许还要更久,在他还只是个几岁的孱弱小孩儿时,就已萌芽。自他懂事以来,周围不乏有比他幸运的人嘲笑他、欺凌他。那些人总是仗着自己有强健的体魄或优渥的家境就试图将别人踩在脚底下,不过Steve从没让他们得逞过,他从未被打倒,他总能再站起来。要是说他真的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的话,并非是那由血清造就的力量,而是他比别人多了许多如何向命运挑战、向暴徒反抗的经验而已。


 


“Tony说过我是个天生的演说家。”


 


河底的机库大门打开,Rumlow启动了天空母舰的发射程序。Steve执起手边的盾牌,向门外冲去,猎鹰紧随其后。敌人一窝蜂地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他们立刻加入了战斗。Steve清除障碍,率先抵达了一号天空母舰,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定位刀锋,替换了众多刀锋中的一个,母舰即刻被锁定。一分钟后,猎鹰飞入二号母舰,将其锁定。还差最后一个,Steve向空中一跃,在坠落中被猎鹰拉住,他们直线上升,在三号母舰上降落。平台上空旷无人,他们暂且放松警惕,闲聊了两句。


 


“你知道吗?你比看上去的要重多了。”Sam抱怨着。


 


“早餐吃的太丰盛了。”事实上他没有真的坐下来吃顿早餐,只是凌晨在Stark的工作间里,一边看电影一边吃了不少Butterfinger递来的零食和点心。当然他说这话只是开个玩笑,顺嘴一接。话音刚落,一个人猛地从一侧窜出来,将他狠狠一撞,他掉下平台。对方速度太快,Steve没有看清偷袭者的脸,但以这迅猛的一击来看,应是他的那位老友无疑了。他在急速掉落中,伸手攀住机身一处的边沿。顶上的猎鹰大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紧接着响起打斗声、枪声和机械声。不消片刻,Sam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Steve咬着牙爬上了母舰,他从Sam那儿听到了一个坏消息——Sam的飞行服毁了。


 


“别担心,我能搞定。”Steve说。


 


站在那条狭窄的通道上后,他和昔日老友碰了面。Steve突然感到一丝疲惫,但他仍旧挺直腰背,与对方对视着。他渴望和平,却一直在战斗。他憎恨战争,自己却从来都是其中的一分子。有时候,人最痛苦的事不是在迷惘中跌跌撞撞,频频撞墙,反而是自始至终都清楚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因为哪怕多么不愿意都好,都得做下去。


 


“很多人都会死,巴基。我不能让那发生。”


 


“你别逼我这么做。”


 


冬兵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眼神依旧冰冷而陌生,他看着Steve,就好像是在看着一只屠宰场里的动物,杀意腾腾。Steve抿住嘴唇,咬紧臼齿,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决然。下一秒,他甩出了盾牌。


 


他早知道这不会是一场轻松的战斗,全力以赴也只能做到与冬兵势均力敌。冬兵改造后的体格和他的格斗技巧都与Steve难分伯仲,更棘手的是他对Steve的战斗模式很是熟悉,甚至能够熟练地抛接盾牌。大脑里的记忆消失了,但肌肉的记忆没有被忘记。


 


Steve的右肩被冬兵深深扎下一刀。当刀锋落入冬兵手里的时候,Steve的攻势终于狠绝起来。他掰断了对方的右手,将其勒晕。


 


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了。Steve向操作台奔去。砰地一声枪响,烧灼的子弹打进了他的大腿,他从地上起来,没有丝毫耽搁,继续前进。第二声枪响,子弹擦过他的手背。


 


还剩30秒。他从腰间口袋里掏出定位刀锋,第三次枪声响起。冬兵走近,缩短了射击的距离,一枪命中了Steve的腹部。子弹从背后射穿到前面,星条旗被血染红。Steve跌坐在地,疼痛令他呼吸混乱。他听见天空母舰的外围传来嗡嗡的机器运作声,数以千计的远程精准枪同时旋转,调整着射击角度,利莫里亚之星如同邪恶之神,在浩瀚星河中张开了它的眼,盯上了那些浑然不觉的受害人。


 


Steve的大脑里精准不差地倒计着秒数,捂着伤口蹒跚地站了起来。他越是想快速做完这一个动作,却发现时间变得越发慢了。


 


三。还差一步。你得再快点儿,Rogers。


 


二。我出来多久了?不知道Stark是不是还在那张沙发上睡觉?他那么聪明,为什么从没想过把他的豪宅外墙全部改造成防弹材质的?


 


一。嘀的一声,刀锋嵌入底座。“三号锁定。”Steve满头大汗地说。


 


“现在开火。”


 


“可是Steve——”


 


“开火!”Steve对着通讯器里的Hill大吼道。“立刻开火!”


 


轰炸声在耳边咆哮,眼前一切开始分崩离析。


 


 


现在世界暂时安全了。Steve想,轮到他来处理点他的私事了。当说出眼前这位冷血杀手的全名时,他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犹疑和松动。Steve扔下了盾牌,承受着机械臂的重击。一拳一拳,痛感是真实而钝重的。他感觉脑浆都要被对方砸出来了,因此意识变得乱七八糟。他在此刻竟然想到,要是让Tony知道他是自己主动丢了盾牌,乖乖挨打,恐怕他会被Tony骂个狗血淋头,然后起码一周他都得干望着那个无人响应的小终端。可我本来也吃了枪子儿,打不过巴基了,不如赌一把,Steve在脑海中模拟着让对方消气的回答。


 


风在脸旁呼啸,巴基的脸变得越来越远。河水最终接纳了他,他熟悉下沉的感觉,一切仿佛还在昨天。波多马克河是温暖的,不像北冰洋那般冰冷刺骨。于是他想,他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世界本来是一片雪白的,渐渐出现了一颗一颗的灰黑噪点。在这混沌不清的画面里,有着朦胧的光影。Steve用无形的意识一笔一笔勾勒着,慢慢绘出一个人的身影。他迷迷糊糊地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只可惜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他的一只手很暖,兴许是因为被人握着的缘故。他看了这么几眼,就觉得累极了,干脆又重新合上眼。


 


等Steve真正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下午。他最先听到的是Marvin Gaye的歌声。洁白的病房里弥漫着消毒水味,他费劲地转过头,看到了右侧坐着的Sam。他有一刹那的疑惑,又随即烟消云散,他说:“注意左边。”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伙计。”Sam笑着挪到Steve身边。


 


“我睡了多久?”


 


“哦,如果算上我们在河底、河边搜寻你的两个小时的话,应该超过50个小时了。”


 


“用不着这么精确。”Steve虚弱地笑了几下。


 


“那可不行,你可能不知道,你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脸白的像一张打印纸。我们问主治医生,你什么时候会醒。医生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48小时内。然后Stark就像吃了火药一样,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指着那个医生的鼻子说,如果48小时后他还没醒的话,我就会起诉你,告到你连条内裤都不剩。”Sam滑稽地模仿着Stark的动作和语气,“我猜那个医生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触犯了哪条法律。”


 


“你是说……Stark来过?”


 


“是啊,他一直在这里守着,直到今天早上,才换我来替班。


 


Steve回想起脑海里那个模糊的身影,轮廓逐渐清晰。


 


“大家都没事?”


 


“都没伤着,除了你。”Sam揶揄。


 


“我还得在这儿呆多久?”


 


“早着呢,医生说至少半个月。你的肚子都穿了,老兄,要不是仗着有血清,我猜我们找到你的那会儿你已经凉透了。”Sam警惕地看着Steve,那表情就像是在说“别想提前溜出去,我可盯着你呢”。


 


Steve耸耸眉,表示妥协。


 


Sam满意地点头,他说:“既然你醒了,我让医生来检查一下。”


 


Steve“嗯”了一声,闭目养神,在Sam走到门口时,他睁开眼,忽然问了一句:“你们下一次换班是什么时候?”


 


Sam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摔门出去了。




TBC





0yongyong0:

#盾铁##狼人盾与吸血铁# lof有人点这个说要看更新~有人说要看打盾吃醋,于是趁着周末一点时间把这个也摸出来了~可以猜猜锤哥是什么~  

比哈特的马大哒:

深夜再掉落一个超稀有的EMH情头
虽然太简陋太冷门肯定不会有什么人想要……

但是总之EMH大法好!!我厨的好开心啊!!
(´▽`)ノ♪每次想爬墙的时候都会被一口EMH奶打回原形

Riverlethe:

+

【“世界因你而毁灭——因你难以信任铁人,因你甚至难以信任自我...”】
【“停下——滚出去——给我闭嘴啊史塔克!!!”】


(腿个老年队,以及这回我是知道为什么漫画赛璐璐混合打光比较常见了,出感觉嗖嗖的,而且十足配合涂黑。想腿更多但还是别,先去搞分镜。) 

Riverlethe:

+


【任何事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队长。】


(腿鱼上瘾)

二在其中:

画……完……了……
眼睛要……瞎掉……了(躺)

大贝贝:

下雨天,,总有爹妈坑熊孩子,,,